LINION談個人專輯《Leisurely》 feat. 製作人鍾濰宇

LINION談個人專輯《Leisurely》 feat. 製作人鍾濰宇

LINION說,他差一點就變成職業武術選手(散打搏擊):少年時代他曾經習拳,在中國參加比賽,「精武會」的師傅說他骨格精奇是不可多得的練武奇才(大意如此)邀他加入職業隊,他想來想去還是決定回台灣。幸虧如此,不然搞不好就沒有現在這個音樂人LINION了。 其實他小時候參加足球隊、上過畫畫班、練過武術,音樂變成人生中最重要的事,也是一路摸索的結果。 當然,多年的健身和武術鍛鍊,和他做音樂的態度絕對互相影響:教練讓他學會了在嚴酷的狀態下「忍耐」、「靜心」,還有和長輩、同儕相處的方式,這些都是受用一輩子的事。 LINION今年23歲,小學六年級同班同學是施孝榮的公子,他看同學彈吉他表演,回家吵著說自己也
繼續閱讀
萬芳談2020全新專輯《給你們》

萬芳談2020全新專輯《給你們》

這集節目,我的話不多,因為 萬芳 One-Fang 有好多話要說,關於這張專輯。 《給你們》這張專輯密度很高,曲曲重量十足,我第一次聽,甚至無法一口氣聽完,大概聽到第七首吧,就得按下暫停,把氣緩一緩。萬芳是真的把她的一切都傾注在這些歌裡,我們聽的遠不只是「一位歌手錄了一張唱片」,而是一段百轉千迴、紮紮實實的生命歷程。歌者和所有參與的音樂人都窮盡一切,袒露自己,而作為聽者,我想,你也必須做足心理準備。 然而一旦你準備好承受這十首歌的包覆、訴說、衝擊、安撫,你也彷彿跟著歌者回溯了自己人生中最難說出口的某些情感,最不願回憶又或者總是說不清楚的某些故事,最不敢承認的脆弱,和曾經放棄的夢想。這是相當
繼續閱讀
鹿比∞吠陀 Ruby Fatale 談《彼岸 Paramita 》與她的音樂人生

鹿比∞吠陀 Ruby Fatale 談《彼岸 Paramita 》與她的音樂人生

「鹿比∞吠陀」是她創作音樂用的名字,大家習慣叫她Ruby。她身分證的名字是唐詩婷,去年,她用這個名字和莫宰羊、陳彥衡一起錄了單曲〈看不見〉,收在派樂黛合輯《白蛇鑽》,我在節目裡也播了。 這幾年台灣原創電音人才輩出,「鹿比∞吠陀」是讓很多人敬畏讚嘆的名字。新專輯《彼岸Paramita》甫問世,我很尊敬的DJ小樹和林哲儀雙雙表示:這是年度專輯等級的傑作。所謂電音我仍不敢冒充內行,但老實說,我也有同感。 Ruby講話有她自己的節奏,常常有片刻的停頓,像是駐足掂量即將出口的字句的重量。若是初識而不清楚她的背景,大概很難想像她是玩重金屬出身,大學時代就組過Metalcore團,後來才轉進電音的世界。她也
繼續閱讀
楊肅浩談首張專輯《噶瑪蘭的風吹》+ mini live 空中現場

楊肅浩談首張專輯《噶瑪蘭的風吹》+ mini live 空中現場

楊肅浩今年26歲,在宜蘭高中當國文老師,彰師大國文系畢業。他說:因為大學時代課堂的訓練,他認為台語確實能唱出更漂亮的音律,只要詞彙的儲備足夠,台語歌仍然大有可為。我聽肅浩的歌,也覺得驚喜:他寫敘事曲的功夫相當了得,有野心卻不輕浮,對音律意象也都有自己的講究。 這位年輕的創作歌手,走江湖的資歷卻也好幾年了,並且拿過不少創作比賽的獎項。一次他在廈門參加唱作比賽,認識了台下評審之一「典選」的老闆、資深唱片人包谷,就這麼結下了緣份,兜兜轉轉,終於在今年發行首張專輯《噶瑪蘭的風吹》。他白天在宜蘭教書,工作到一個段落才能搭車趕到台北錄唱片,這樣拚命的工作方式,不用說,非常傷嗓子,也是磨礪身心的一場考驗。幸
繼續閱讀
?te 壞特談《一個人的臥室》 feat. 製作人陶逸群 + mini live 空中現場

?te 壞特談《一個人的臥室》 feat. 製作人陶逸群 + mini live 空中現場

拿下帽子的 ?te 壞特,睜著一雙大眼睛,說了很多的話。有點興奮,有點好奇,也有點焦慮。這個在我面前掏心掏肺談自己的女孩,和歌裡那個聲嗓早熟的女伶,感覺非常不一樣。 我聽她說了自己的過去:小時候在新竹海邊小鎮,那個文化資本相對匱乏的環境,怎樣抓住每一個機會盡量靠近音樂,怎樣考上家長心目中有保障有出息的醫療相關科系,竟又決心休學,想弄清楚自己到底想做什麼,這讓家人極不諒解,幾近決裂。而她嘗試著各種想做的事情,來到台大爵士樂社,認識了做音樂的學長Tower陶逸群,在Tower家裡的錄音室生平第一次錄下自己的歌,就這樣,改變了她的人生。 我很感慨,梳理了一下這段故事,說著說著,就看到她眼淚簌簌地掉。
繼續閱讀
呂士軒談第二張個人專輯《市井小明》

呂士軒談第二張個人專輯《市井小明》

去年呂士軒以首張個人專輯《誤入奇途》拿下第九屆金音獎最佳嘻哈專輯、以〈孬種走了〉拿下最佳嘻哈單曲,這首歌在YouTube已經累積615萬次流量。去年他也因為金音獎認識了陳珊妮,兩人變成了忘年交。她邀呂士軒一起創作演唱〈成為一個厲害的普通人〉,亦成為去年度最動人的歌曲之一。 2020年,呂士軒終於發行第二張專輯《市井小明》。和首張專輯不得不在資源有限的狀況下拚命趕進度完成的狀態不同,這次他有更寬裕的時間,也有了更豐富的資源,可以慢慢思考怎樣把音樂落實成自己真正喜歡的樣子。事實上儘管《誤入奇途》屢獲好評,他對當初音樂沒能好好做出心目中的樣子,仍是有點介意的。這一次,他做完《市井小明》,自謂沒有遺憾
繼續閱讀
鍾興民談他的音樂人生

鍾興民談他的音樂人生

在我心目中,台灣流行樂史有這麼幾位編曲、作曲的「大師級」前輩,有能力調度「大場面」,指揮整個管弦樂團,創造盪氣迴腸的史詩:才情如天外飛來的李泰祥、兼容並蓄的陳志遠、激情不失嚴整的張弘毅、和大膽不失細膩的陳揚。 時至今日,我想鍾興民就算不是唯一,也是屈指可數的後繼者,能夠接下前輩的衣缽,發揚光大,甚至青出於藍。他調度大場面的氣魄和能耐,放眼中文世界鮮有對手。不只如此,他處理搖滾、電音、舞曲、抒情曲、R&B、民謠,也總能創造別出心裁的視野,不知不覺拓寬了千千萬萬人對流行音樂這門手藝的想像。27次入圍金曲獎,獲獎七座,則猶其餘事了。 去年底, 鍾興民(大家叫他Baby老師)寄了剛完成的《本來面目》配
繼續閱讀
高偉勛Shan Hay 談《零點到四點》 feat. 製作人舒米恩+ 空中 mini live 現場

高偉勛Shan Hay 談《零點到四點》 feat. 製作人舒米恩+ 空中 mini live 現場

高偉勛Shan Hay,台東建和kasavakan射馬干部落出身,流著卑南和排灣的血液,自稱「在城市裡持續學習音樂的觀察家」。曾經拿過原創流行音樂大獎原民語組首獎,也曾在「聲林之王2」節目一鳴驚人。他還有個搖滾樂團「兄弟職責」,玩的樂風和個人歌手路線非常不一樣,不只如此,他也唱嘻哈,「守備區」很廣。 Shan Hay大學時代就嘗試在YouTube發表個人演唱影片,舒米恩辦「海邊的孩子」音樂節發掘各地青年原民音樂人,輾轉認識了Shan Hay,也見識了他從重搖滾到R&B到嘻哈都能唱的音樂品味,以及明明不菸不酒,卻有個天生迷人的菸嗓魅力。舒米恩說,他最喜歡的仍然是Shan Hay自己彈唱的模樣,不
繼續閱讀
施文彬、武雄談《緊來去:台灣音樂地理雜誌》

施文彬、武雄談《緊來去:台灣音樂地理雜誌》

這些年,施文彬和武雄一直在進行「台灣地誌」的創作系列,為台灣各地鄉鎮寫主題曲。這個企劃是從2006年的〈情定小琉球〉開始的,武雄說:他也知道寫這樣的題目未必一定要親自去過那個地方(君不見羅大佑寫〈鹿港小鎮〉也沒去過鹿港,這些年為彰化縣創造多少觀光產值!),但他自己心裡過不去,所以非得親身呼吸過那裡的空氣、吃過那裡的東西、和當地的鄉親聊過天,寫起歌來才踏實。 不知不覺,這個系列也累積了一張專輯的量了。2020年,全球捲入瘟疫,出國觀光變成奢望,島內旅行成了顯學,一下子大家都因為「報復性出遊」而重新「認識台灣」。施文彬和武雄便想:乾脆把這個概念延伸完成,做一張新專輯吧,順帶把同系列主題的舊作蒐集成
繼續閱讀
十九兩樂團談《我能告訴你的只是一個故事》+ mini live 空中現場

十九兩樂團談《我能告訴你的只是一個故事》+ mini live 空中現場

「請問這裡有沒有水桶?」這是阿雞來到Alian電台,問我的節目企製小高的第一個問題,並且不是只有水桶就好,還需要裝半桶水。 小高不辱使命找到了大水桶,裝了水,努力拎進錄音室,小心翼翼放在盡量遠離控台的位置,我和阿雞七手八腳把麥克風架放在可以清楚聽到水聲攪動的地方。我知道,這天的空中現場mini live一定會很有趣。 是的,「十九兩樂團」終於發行第二張完整專輯《我能告訴你的只是一個故事》,繼2017年拿下金音獎「最佳新人」、「最佳風格類型單曲」(探長馬提諾)、「最佳樂手」(阿雞張瀚中)的《年度愛情鉅獻》,這次的故事是關於一隻小海星,從安逸的水缸掉進波濤洶湧的大海,認識師父學會游泳,遇見人魚,經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