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祥樂隊談《野蓮出庄》 + 七人樂隊全編制空中現場

生祥樂隊談《野蓮出庄》 + 七人樂隊全編制空中現場

        

這是「耳朵借我」倒數第二集,也是節目中專訪的最後一組來賓。能夠邀到生祥樂隊全員到齊,並且做了一場我三十多年廣播生涯最最精采的空中mini live現場實況,只能說功德圓滿,無限感激。

這天,為了錄製生祥樂隊七位成員的現場,我們兵分兩路,生祥、永豐和Ken在對面錄音間,Nori、Toru、政君、博裕在這一邊。Ken帶來了他斥資購置的Sennheiser MD 441麥克風為木吉他收音,我們總共拉了八個聲軌,生祥在對面用監聽耳機和兩邊的樂手溝通。不愧多年老江湖,生祥很快就指點我一樣樣樂器調整音量、音頻、左右相位,創造了我自己從未在電台空中現場聽到過的,豐富細膩,層次分明的音場。

我們錄完了〈面帕粄〉、〈芋仔粄〉、〈打烏子〉三首歌,生祥問我還想聽他們演唱哪首?一般來說,這種時候我都會交給音樂人自己決定。但是面對生祥,我心裡是有答案的:兩年前初聽生祥獨自彈唱《野蓮出庄》最早完成的〈對面烏〉,我就知道他和永豐踏進了之前未曾造訪過的疆域。這首動人至深的歌,生祥譜的曲也讓永豐驚艷不已,乃確定了寫一張以食材、食物為主題的專輯企劃,是行得通的。這首歌,後來變成了整張《野蓮出庄》的起點。

這些歌,樂隊都早已熟記在心,生祥便唱了一個樂隊完整編制版的〈對面烏〉贈我,包括博裕和Ken催淚的嗩吶和木吉他獨奏,還有永豐中段的口白。這熠熠生光的實況版,我便放在了第二小時節目的開頭,作為這次mini live系列的開場曲。

十一月底,我在淡水雲門劇場看生祥樂隊《野蓮出庄》發片演唱會,之後還吃了澎湃的露天宴席,耳朵、心靈和腹肚都大豐收。那一天,絕對可以列入我多年來最難忘的演唱會經驗。看著舞台上爐火純青、揮灑自如的生祥樂隊,在我心目中,儼然已經有了「世界級」的高度。我衷心為他們高興,也衷心感謝在這一言難盡的時代,我們還能見證這樣的音樂創生的現場。

關於《野蓮出庄》的創作緣起和製作過程,我們在節目裡有相當詳盡的介紹,此外,網上也有幾篇很精采的採訪、評論,以及永豐現身說法的講演紀錄:

【專訪】大叔之年,快炒慢燉的B級音樂——生祥樂隊談《野蓮出庄》
野蓮出庄!向後WTO的農村食物逆襲致敬,專訪生祥樂隊作詞人鍾永豐
食物是農村的legacy!《野蓮出庄》唱出農村本我,龍葵、破布子、芋頭入歌
林生祥與鍾永豐的生命合奏

(上集)我們的文學夢|鍾永豐講座《野蓮出庄──食物書寫、民謠與全球化》「食物書寫」
(下集)我們的文學夢|鍾永豐講座《野蓮出庄──食物書寫、民謠與全球化》影片「食物的全球化」

生祥樂隊仍在不斷進化、不斷探索陌生的疆土:明年他們將和音樂家張玹合作,融入管弦樂編曲,在 國家音樂廳舉辦「我庄三部曲」公演 。之後,還會舉辦盛大的《臨暗》、《種樹》十五週年紀念專場。想到這些,就覺得2021還滿值得期待的。

沒有什麼懸念,《野蓮出庄》是我的2020年度專輯。謝謝生祥樂隊,我們後會有期。

播出曲目:

豆腐牯
菜乾
雞肉飯
斛菜冇筒梗
樹豆

生祥樂隊 Live at Alian963:

月琴、主唱:林生祥
唸白:鍾永豐
木吉他:大竹研
貝斯:早川徹
嗩吶:黃博裕
打擊、二胡:吳政君
鼓:福島紀明

對面烏(Live)
面帕粄(Live)
芋仔粄(Live)
插播:李文古笑科劇
打烏子
打烏子(Live)

野蓮出庄

生祥樂隊談《野蓮出庄》 + 七人樂隊全編制空中現場

https://ear.xiaoyuu.ga/ep/20201228/

作者

耳朵借我

發表於

2020-12-28

許可協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