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壞特談《一個人的臥室》 feat. 製作人陶逸群 + mini live 空中現場

?te 壞特談《一個人的臥室》 feat. 製作人陶逸群 + mini live 空中現場

        

拿下帽子的 ?te 壞特,睜著一雙大眼睛,說了很多的話。有點興奮,有點好奇,也有點焦慮。這個在我面前掏心掏肺談自己的女孩,和歌裡那個聲嗓早熟的女伶,感覺非常不一樣。
我聽她說了自己的過去:小時候在新竹海邊小鎮,那個文化資本相對匱乏的環境,怎樣抓住每一個機會盡量靠近音樂,怎樣考上家長心目中有保障有出息的醫療相關科系,竟又決心休學,想弄清楚自己到底想做什麼,這讓家人極不諒解,幾近決裂。而她嘗試著各種想做的事情,來到台大爵士樂社,認識了做音樂的學長Tower陶逸群,在Tower家裡的錄音室生平第一次錄下自己的歌,就這樣,改變了她的人生。
我很感慨,梳理了一下這段故事,說著說著,就看到她眼淚簌簌地掉。她說:家人曾經很嚴厲地指責她,畢竟她從小都在扮演聽話的乖女兒。但後來也多多少少和解了,她一面繼續做音樂,一面回學校繼續學業,家人也比較可以接受她作為音樂人的另一面身分了。
?te 壞特,她的名字一開始我連怎麼唸都不知道,是DJ小樹來上節目推介他在Streetvoice聽到的厲害新生代音樂人,放了她的〈Cazzo〉,我才認識她的。 ? = Why 所以是 “Whyte” 也就是 “White” 的諧音。現在她也有個中文音譯藝名「壞特」,下文就叫她「壞特」吧。
關於壞特的身家背景和加入音樂圈的緣起,建議大家讀這篇蕭詒徽寫的報導:
壞特的首張專輯全部是在Tower家裡錄製,一面錄音,Tower的小孩就在旁邊跑來跑去。這些歌,Tower也參與了創作,替壞特的歌整理出更完整的形貌和線條。但他作為製作人,並沒有踰矩,保留了壞特最珍貴的,有時候不按牌理出牌的東西。這張專輯之後的下一步,我問他們是不是考慮進專業錄音室和樂手一起,用工業規格真槍實彈錄看看?Tower說,他覺得準備好了就可以,但得先想清楚要做到什麼結果。
這集節目我們聊得很多也很深,Tower彈吉他為壞特伴奏一曲,壞特也自彈自唱兩首歌,光這段 mini live 就可以作證:壞特雖然在樂壇才剛起步,還在一面摸索一面學習,但她只要開口唱歌,誰都會被她的才華和風采迷倒。
未來的路還很長,挑戰也還很多,但我相信這個女孩有著強悍的意志力和無窮的好奇心,還有願意和她一起挑戰的音樂夥伴,一切都會是值得的。祝福她。
播出曲目:
睡不著
Cazzo
Santé
Baby Cakes
Seh Ah Seh
Shadow
?te 壞特 mini live at Alian963:
Strong Than Me (Amy Winehouse cover)(吉他 / Tower 陶逸群)
Cazzo
Just the Two of Us (Billy Withers cover)

Just the Two of Us (Cyrille Aimée & Diego Figueiredo)
You Said Goodbye Easily ft. 老莫
En Mi Cuarto

?te 壞特談《一個人的臥室》 feat. 製作人陶逸群 + mini live 空中現場

https://ear.xiaoyuu.ga/ep/20201006/

作者

耳朵借我

發表於

2020-10-06

許可協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