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偉勛Shan Hay 談《零點到四點》 feat. 製作人舒米恩+ 空中 mini live 現場

高偉勛Shan Hay 談《零點到四點》 feat. 製作人舒米恩+ 空中 mini live 現場

        

高偉勛Shan Hay,台東建和kasavakan射馬干部落出身,流著卑南和排灣的血液,自稱「在城市裡持續學習音樂的觀察家」。曾經拿過原創流行音樂大獎原民語組首獎,也曾在「聲林之王2」節目一鳴驚人。他還有個搖滾樂團「兄弟職責」,玩的樂風和個人歌手路線非常不一樣,不只如此,他也唱嘻哈,「守備區」很廣。
Shan Hay大學時代就嘗試在YouTube發表個人演唱影片,舒米恩辦「海邊的孩子」音樂節發掘各地青年原民音樂人,輾轉認識了Shan Hay,也見識了他從重搖滾到R&B到嘻哈都能唱的音樂品味,以及明明不菸不酒,卻有個天生迷人的菸嗓魅力。舒米恩說,他最喜歡的仍然是Shan Hay自己彈唱的模樣,不過這張專輯從兩人確定合作,到終於殺青問世,慢工出細活,耗去了兩三年的時間。《零點到四點》專輯或許也可以視為Shan Hay作為歌者、創作者的身分,累積迄今的一次大考驗收。
從單純的彈唱、和哥們兒一起玩團、宅錄,到真正進入符合工業規格的正式唱片錄音,Shan Hay也被逼著一次次發掘更深的情感、更細膩多樣的演唱方式。蕭賀碩擔任製作的主打歌〈是我太笨〉是他五年前舊作,Shan Hay回憶小碩初次聽完他唱,說:這樣的唱法不能打動我,再試試看。如此這般,在製作人的引導下,他唱了十七八個版本,才終於過關。
Shan Hay不知道的是,在小碩和他正式見面之前,已經和舒米恩開過會,細細分拆、解剖、甚至批判過他的歌,一切都早已做足準備。舒米恩說:正因為Shan Hay自己是創作歌手,他不想讓歌手參與前期準備過程的「殘酷試煉」,寧願直接進錄音室見真章。果然,從這首歌開始,Shan Hay漸漸脫胎換骨,成為一個更完整、也更細膩的歌手。
舒米恩作為整張專輯的製作人,對Shan Hay的各種可能想得非常深,也非常小心,對所有的細節都拿捏得很仔細,一方面希望激發他的潛能,一方面也不想因為「想太多」而反而破壞了這些歌原本就有的感染力。專輯的製作免不了磨合和痛苦,但最後聽下來,一切都是值得的。
這集節目,Shan Hay也帶著吉他唱了兩首歌,讓我們見識一下他的現場功力,以及創作的才華。這一步跨出去不容易,但我相信未來會有愈來愈多人記住這個名字。
播出曲目:
隔離
我等你回來(2016)
是我太笨
是我太笨(demo, 2015)
是我太笨(陪伴版)
Angel
Nightmare
無醉也歡
Please Say You Love Me
理想國
下雨後台北的夜空(高偉勛Shan Hay mini live at Alian963)
下雨後台北的夜空
來嘛,MuMu(高偉勛Shan Hay mini live at Alian963)
白色的你

高偉勛Shan Hay 談《零點到四點》 feat. 製作人舒米恩+ 空中 mini live 現場

https://ear.xiaoyuu.ga/ep/20200928/

作者

耳朵借我

發表於

2020-09-28

許可協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