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專訪陶喆

深度專訪陶喆

        

2017是陶喆出道20週年。其實在1997年出版同名專輯,以「飛機場的10:30」、「沙灘」橫空出世之前,陶喆已經在音樂圈做了好幾年幕後工作,磨練製作、編曲、錄音、配唱的本領。所以他一出來,就是鬚爪俱全的狀態,毫無生澀之味。
身為陶大偉的兒子,大家總以為老爸會栽培他幫助他的演藝工作,陶喆卻說:在他的成長過程,父親總是很忙,沒有太多時間陪他。小時候偷彈爸爸的吉他還會捱罵。後來他赴美讀書長住,和父母分隔兩地,試著做音樂,作品也極少得到父親的贊許,總是被打槍,說你這個還不行,差遠了……。
節目裡我們聊到父親帶給他的影響,放了陶大偉35年前借用京戲花臉唱腔和文武場樂器、讓編曲人陳志遠煞費苦心的「猜猜我是誰」,又溫習了一段陶喆首張專輯末尾「Answering Machine」裡父母的答錄機留言。裡面提到陶喆出外散心沒回家,爸媽擔心了好一陣,就怕兒子創作和生活遇到瓶頸會不會想不開,原來陶喆是因為「沙灘」那首歌寫不出來,跑去海灘過了一夜找靈感……。
反倒是陶喆和製作人王治平在洛杉磯樂器行的那次巧遇,改變了他的人生:陶喆拿demo給王治平聽,生平第一次賣掉自己的歌,還接了製作的活,從此有了以音樂為生的自信。他在1995年因為陳淑樺的製作案認識了詞人娃娃(陳玉貞),更是開啟了他倆二十多年惺惺相惜的密切合作。
陶喆趕上了台灣流行樂壇最後的好光景,卻也容許他慢工細活地做音樂,《I’m OK》、《黑色柳丁》、《太平盛世》,都是兼有野心和才華的傑作,也都在照顧主流口味樂迷情感需求之外,大膽玩了不少題材和音樂形式都不那樣乖馴的作品。儘管陶喆是樂迷眼中「全才型」歌手,他卻非常懂得在做音樂的過程「放手」讓合作夥伴發揮,從彈奏的樂手到合作的詞人,他始終在乎專業音樂人的才華和尊嚴。
放到「Dear God」的時候,我們關上麥克風聽歌,陶喆仍然停不下來,手舞足蹈地現場講解當時和神級鼓手合作錄音,如何讓它的節奏部分如虎添翼,音色掌握何等準確細膩,過門的呼吸和律動打得多麼厲害……,是的,陶喆既有創作人的才氣,也有手藝人的「工匠魂」,兩者兼具,才能做出神形俱備的佳構。
出道20年,寥寥七張專輯,陶喆素來不是多產的創作歌手,可每次出手都有份量。他的第八張專輯,據說做了一半,今年總該要完工了。在那之前,20年前的首張專輯即將發行黑膠版,找出原始母帶做了remaster,算是給自己也給眾多樂迷的青春一個紀念。這集節目,我們大致回顧了陶喆的音樂人生,也聊到不少做音樂的心法,以及這些年親歷樂壇生態劇變的感慨。陶喆誠誠懇懇講了很多心裡話,我是很感動的。希望很快就能在錄音室再相見,聽聽他的新作品。
播出曲目:
Mars Baby(2018)
陳淑樺 / 不做情人不做朋友(1995)
飛機場的10:30(1997)
陶大偉 / 猜猜我是誰(1983)
愛,很簡單(2017新版)
Answering Machine(1997)
沙灘(鋼琴版)(1997)
關於陶喆(Live, 2017)
今天晚間新聞 / Dear God (2002)
鬼(2005)
真愛等一下 feat. 蔡健雅(2013)
上愛唱的歌(2013)

作者

耳朵借我

發表於

2018-01-29

許可協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