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專訪李劍青+空中現場

深度專訪李劍青+空中現場

        

忘了是哪一年,聽李宗盛閒閒提起他身邊有一個年輕人,從廣西到北京,有科班底子,做音樂很認真,又耐得住性子。後來,我就注意各方製作物上偶爾會出現的「李劍青」這個名字。第一次見面,是白安發首張專輯來上通告,身為製作人的李劍青作陪,低調得不能再低調,簡直像個企宣助理。我請他彈吉他為白安伴奏,也聊了不少製作過程的故事,當時自然還不知道,李劍青除了幕後編曲製作的功夫了得,身兼樂手身分,作曲演唱也很厲害。若要往幕前發展,論顏值、論才氣、論技巧,都沒有問題。他偏偏始終一貫地低調,讓許多人都替他著急了。


2013年李劍青終於發表了第一首專屬於自己演唱的歌「匆匆」,李宗盛作詞,他自己作曲,在李宗盛北京演唱會首度公開。那天只有手機私錄的實況存世,瘋傳一時,聽哭了無數人,包括我自己。彷彿壓抑遲疑了許久的情感,都在這短短五分鐘裡一口氣爆噴宣洩出來。在那之前,我已經領教過他小提琴的功夫,聽過他作曲的許多厲害的歌,還在李宗盛演唱會聽他唱了《詩經》改編的「關雎」和「伐檀」,大氣淋漓,精采極了。「匆匆」一出,大家都以為李劍青該發個人專輯了吧,結果也沒有。又等了四年,他才終於發了這張迷你專輯《仍是異鄉人》,這七首歌,是至少用了十二年的歲月換來的。


最近幾年偶爾遇到劍青,有時是在北投李宗盛工作室,有時是在李宗盛演唱會的後台,閒閒聊起,知道他全職投入音樂工業的幕後工作,編曲製作演奏錄音,忙得團團轉。問起他自己的作品什麼時候問世,也總是露出歉然的微笑。我想,他的朋友肯定有人會為他打抱不平的:這個李宗盛什麼玩意兒,簽了劍青十多年,專輯還是做不出來,只知道支使他幹活兒,這不是占人家便宜嘛!就是見不得他紅!


不過在節目裡,李劍青首次透露:這幾年屢屢有人拿著大筆銀錢招手要他跳槽,要幫他出唱片,把他捧紅,這些事他也沒和大哥提過,因為根本不考慮。他說:除非李宗盛決定退休不做音樂,他是下定決心跟著大哥的。一是大哥從來不限制他,二是他跟著大哥,偶爾看他露兩手老師傅的功夫,總覺得還沒看清楚,還沒學夠,還有太多太多東西想學。當年簽給大哥,自然做過出道走紅賺飽飽的明星夢,但是很快他就知道:李宗盛在他身上看到的,不是一顆暴起的「明星」,而是一個「音樂人、手藝人」的資質。漸漸他也悟到了大哥三十年前悟到的同一件事:音樂這條路,走幕後,或許可以走得更長久。


於是他慢慢磨,慢慢學,學編曲,學製作,學彈吉他,本來以為自己會的,在跟著李宗盛做案子的過程中,發現自己原來很多都不懂。想紅想當明星的心,便這麼擱下了。李劍青用十多年的光陰,把自己磨成了中國青壯世代流行樂界品質最好的作曲人、編曲人、製作人。


然後,在2017年,他自己也不大有把握究竟「是不是時候」的情況下,總算發行了人生第一張作品集《仍是異鄉人》。李宗盛擔綱製作,寫了大部分的歌詞,還有兩首詞出自我素喜歡的作者公路。這些歌,就像李劍青這個人,內力深厚卻不張揚,細節豐滿,極有畫面感。你得耐著性子多聽幾遍,纔能好好領受旋律和編曲的層次,咀嚼消化那些意象綿密的歌詞。但是,一旦你這麼做了,這幾首歌會變成你揮之不去的深刻記憶。關於我是誰,我從哪裡來,又要到哪裡去……。


這期節目,李劍青知無不言,分享了自己的生命故事,以及這些年音樂生涯的體會。兩首現場彈唱的歌,更是熠熠生光,值得珍藏。


這天錄訪播的最後一首歌是「姥姥」,藍藍的詩,李劍青譜的曲。那首詩是一天深夜李宗盛傳給他的,說他讀了很感動,讓劍青也看看。李劍青讀得淚眼迷濛,彷彿對未曾等到自己長大就過世了的姥姥的想像和期盼,都被這首詩寫完了:


姥姥   我終於可以給你寫一首詩了

在你去逝三十二年之後

你是我唯一的同齡人   你是我的小樹

我的夜空和夢

是風   在四季不停向我吹拂

是我可以想到所有陳詞濫調   也是它絕對的敵人……


姥姥   你是我永遠的同齡人

聽我這麼說 

你就會微笑著坐在葫蘆架下盤起那條童年時我枕過整整一生的瘸腿……


我們聊了這首歌,然後和聽眾道別。播歌的時候,劍青仍然沉浸在那個情境裡,他說:他的姥姥也有一條瘸腿,編曲的時候,他刻意用了不規整的節拍,向他那總是一跛一跛的姥姥致意。這樣的曲式,想來在他接受嚴格古典音樂訓練的師長同學耳裡,是難以成立的吧,卻是他真心喜歡的表現方式。


播出曲目:


出城

在家鄉

芥末不辣(江美琪)

匆匆(2013李宗盛北京演唱會,李劍青首唱實況)

匆匆2017

伐檀(2013李宗盛紐約林肯中心演唱會,李劍青演唱實況)

平凡故事


平凡故事(李劍青彈唱 @Alian963)

匆匆(李劍青彈唱 @Alian963)

讀‧匆匆

不變的事

姥姥


深度專訪李劍青+空中現場

https://ear.xiaoyuu.ga/ep/20171031/

作者

耳朵借我

發表於

2017-10-31

許可協議

評論